欢迎您莅临天翼图书! [ 登录 ] [ 注册 ]

文汇报头版报道我公司阅读顾问

  • 作者:天翼图书
  • 发布日期:2012-03-22

来源:文汇报

一个读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的本科毕业生,现在的工作是帮企业管理者挑选图书,为他们预备“充电”的材料——误打误撞当上“阅读顾问”

本报首席记者 姜澎

周钢干的这个工作,恐怕大多数人闻所未闻,叫做“阅读顾问”。企业的管理者想看书“充电”,但因为太忙乱,不可能多看,也不愿瞎看,就希望“一看一个准”,拿到手上的都是“看了有用的书”。有聪明的书商挖掘出了这个需求,便雇人读书、选书、写书评,然后根据或调查发现或推理出来的不同顾客的需求,向他们荐书。周钢每年翻阅上万本书,精读100多本。

说干这种活的人是“蓝领”,比较勉强,眼下他很像“白领”了;不过在此之前,他是个天天打电话给陌生人、约时间拜访……推销“会员卡”的销售员——做这种销售算“蓝领”还是“白领”?其实不必纠缠这两个含含糊糊的概念,管它算什么,反正就是个基层的、辛苦的活儿。

周钢是上海交通大学2010届本科毕业生,学的是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如今走的职业路和最初的设计已偏离得太远,但他说,“我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

计划跑不赢变化,职场上这样的情形多的是。

   “变轨”

“本来,我算是一个人生目标比较明确的大学生,长远理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而近期理想是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周钢2006年入学后就一直为此努力,他联系系里的教授,早早进了实验室做课题,“申请斯坦福,这能为我加分,提高成功率”。

大四上学期,周钢忙着准备留学申请资料。写申请信时,为了说动对方教授,他对自己的性格爱好作了一番仔细分析,梳理之后,却竟然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走科研之路,因为埋头于实验室的生活不是他真正想要的;而且他发觉,之所以最心仪斯坦福大学,其实并非因为那里的学术水平,而是创业氛围。

虽然最终还是寄出了申请信,但周钢对留学已经三心二意。此时,“招聘季”的高潮已过。幸亏他的学业成绩不错,宝钢很快寄来了录用通知书。对材料系毕业生来说,宝钢当然是不错的选择。但周钢想了想,觉得不喜欢这种“太稳定的工作”,放弃了。

在报纸上看到有关天翼图书的介绍,周钢想:每天跟书打交道不错啊,而且在大学里的阅读经历让他很认同“好书并非人人都有机会发现,也并非人人都能找到自己需要读的书”的说法。他给天翼图书公司发去简历,第二天就接到了录用通知,但岗位是“销售”。周钢说:“我自认为表达能力还可以,接受了。”

   纠结

他不知道,据说大学毕业生“最不愿意去的10种岗位”中,“销售”名列首位。入职后,他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给陌生人打电话。这让他纠结:如果自己是那个陌生人,一定会挂断这种类似不速之客的电话。

将近一年里,周钢每天早晨坐到办公桌前就开始犹豫,想今天一天该怎么熬过去,因为他要联系的那些人都是忙碌的企业管理者,常常一个电话打通,对方说没空,还得找时间再打。每次拨号前,周钢都会为对方是否接听电话而忐忑;接听了,又会为对方是否愿意听他把话说完而担心。有些时候,对方有礼貌地打断,而大多数人的反应是听了没两句就不耐烦地直接挂断,更有的怒气冲冲:“别再来烦我!”

刚开始工作的半年,周钢的收入甚至及不上被他放弃了的宝钢开出的基本工资。好在,“工作后我仍然延续着学生时代的低消费。我常常说,如果都像我这种消费水平,国家就指望不上什么‘内需’了。”

他的公司就在交大徐汇校区,所以周钢常常遇到正读研的老同学。“平时倒还不觉得怎么,但和同学一比,心情就不一样。他们过着这个年龄的人该过的生活:留在校园里读研、做课题,谈论些‘阳春白雪’的话题;工作了的,不在大型国企,就在外企,收入都比我高。而我,每天总在纠结电话被拒怎么办。”

这是周钢最难熬的日子。每天回了家,他都会疑惑地想一阵自己的选择究竟对不对。他看书“自我励志”,尤其那些历史书、传记书,“我看了很多文人经商的故事,算是给自己的选择寻求精神支持吧。张謇状元从商的事,对我启发特别大。”

   “享受”

坚持了一年,周钢的“推销员”生涯终于有了点起色,“虽然我不够外向,不太符合做销售的要求,但我执着、忍耐力好。”这时他却被调入另一个部门,专门编写给经理人阅读的杂志。今年,他又开始做“阅读顾问”,“这下我总算找到了喜欢的工作——看书,然后与人分享智慧。”周钢琢磨着不同企业的管理者都想看什么书,这先要了解有关的各种信息,他是“工科生”,善于对信息进行分类和归纳。他最近和同事一起做的荐书计划,甚至考虑到了企业管理者的年龄——年轻一些的和年长一些的,对书的偏好很可能会有所不同。

“每天看书是享受。”周钢显得兴致勃勃。当初他决定到这家图书公司上班,母亲坚决反对,“吵过好几次,最后妈妈也只好随便我了。虽然现在我收入不高,但我认为,对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来说,收入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到底该走那条路、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