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莅临天翼图书! [ 登录 ] [ 注册 ]

直道超车三期回顾 | 永远在路上,不停歇!

  • 作者:天翼图书
  • 发布日期:2017-11-10

10月23日晚10点,降落柏林Schönefeld机场;

10月29日早10点,降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途径柏林,明斯特,斯图加特,涵盖先进工业制造,投资管理,家族传承等精髓内容,由秦朔领衔课程学术主任,Dr. Geral Neumann担任课程顾问,天链知识主办的直道超车第三期德国访学落下帷幕。

 

从去年此时的第一期,到如今的第三期。这一年间,无论是中国,还是德国都处于变化的动态中。美的将库卡收购,苏泊尔将WMF收购,天翔收购ALBA在中国区的业务......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你看到一个逐渐想要握住话语权的中国,这个国家的商业正在褪去因初入陌生环境而略显露的懵懂和青涩,一些商业个体在国内对于新机会的沸反盈天热烈讨论中,正在默默行动。

 

没有比此时两国拥有更多相似的认知,德国评鉴一贯的自信、深思熟虑、系统实施的惯性,亦步亦趋寻找可以获得成功的做法;中国则在盲目自信与没有自信的两极动荡和自我反思中不断修正通往成功的途径。

 

-对趋势的共同认知-

△ 明斯特TOP 1 投资人

△ Berlin Partner

△ EarlyBird

Andreas Rott — 明斯特TOP 1 投资人

经历头天5个小时的赶路,带着一身困顿,我们被Andreas邀请到家,在背山倚河的后花园闲话。Andreas作为投资人极其关注经济环境和趋势,也许正因并不仅止于在隙缝中折腾,为他挣来明斯特首富的头衔。

他谈到德国的数字化、教育、退休养老,人才缺失等挑战,也谈到德国与中国必须合作才可以实现经济的发展。极其看好双方互补的投资机会。

柏林经济促进局Berlin Partner是柏林市政府下专职扶植创业企业,为企业提供服务,对外进行城市商业宣传,以促进当地商业发展,提高就业率的机构。

在一个半小时的介绍和交流中,BP向我们展示了柏林市未来聚焦发展的产业蓝图,分别是健康Healthcare, 创意ICT, media, creative industry, 能源技术Energy Technology, 汽车交通物流Transport,mobility and logistics, 以及光学光电Photonics。

而BP正与北京&上海洽谈合作,任何有意向的企业都可以尝试在BP的帮助下在柏林设立公司,获得免费的基础服务,进行试运营。

EarlyBird是柏林非常优秀的风险投资机构,参与天使、种子直到B轮投资。旗下投资的企业已有6家进行IPO, 22家分别出售给Google,Blackberry, 微软等知名公司。

当下EarlyBird的专注是传统行业的数字革新,以及依靠新技术发展而因此出现的领先行业。其关注的行业都具有技术优势。例如,供应链优化,数据分析,人工智能,交通和汽车领域等等。

从这些略高层面的视角,我们很容易看到,两国或者世界的目光都投注在相似的领域,大多数的机会将在这些区域滋长。

 

-实力的显现在于,你可以做行业规则制定者-

△ TÜV NORD

△ Festo

此次出行团员来自不同行业,多视角的理解不再将问题聚焦在“我们做得弱,他们做得强”。而开始逐渐转移到“是什么令他们强,我们是否有条件实现”。这是个很好的信号,部分诠释了已经逐渐走出来的中国企业人开始以客观的第三方视角评判“强与弱的差异”,摒弃盲目,有意识地寻找自己可以走的路。

 

但大家始终坚持,一家企业的实力,并不在于其规模有多大,每年拥有多少营收,赚取多少利润;而是在于他是否有足够的商业影响力,能够站在行业的金字塔尖,制定规则。

 

这个观点在拜访TÜV NORD时就被提出并认可。TÜV NORD作为检测认证机构,同时也承担第三方制定标准的角色,涉及行业从汽车,能源,环境,健康,到新近发展的自然资源,太空及网络安全。

在拜访Festo时此观点再次被强化。Festo是工业4.0研究和实施的先锋企业,现在已拥有两条完整的工业4.0示范生产线,实现多批次小规模柔性生产。同时,他将示范生产线迷你化,在这个教具上同步模拟各种实际生产中可能产生的故障和错误,作为工业4.0培训内容的一部分。Festo的培训同时也拥有公司以外的市场,光这样一台教具就可以售卖到5千万人民币。

当一家企业累积到一定程度,他的价值不再仅仅局限于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同时具备价值的还有他的know-how。

 

-适合自己的,才是好的-

△ EarlyBird

△ LucaNet

△ BASF

△ Porsche

在前期的沟通中,我们提出希望德方企业并不仅仅提供单一的公司和业务介绍,而是尽量多分享任何决定背后的逻辑。

 

于是,EarlyBird分享了他的投资策略,包括只进入天使、种子直到B轮的投资,选择拥有技术壁垒的企业,选择10亿美金以上规模,并具有成长性的市场,投前完整尽职调查等。

 

LucaNet分享了他从1999年成立至今,经历金融泡沫破裂时期的经营困难,并没有当时选择下家迅速脱手,而是合伙人自己掏钱度过难关。在公司发展阶段,为有更多自主权,也没有盲目引入投资人,或实行IPO。直到现在,公司开始逐步走上全球化增长时,IPO才正式提上议程。

参观BASF喷涂工厂,我们的车穿梭于各种巨型瓶瓶罐罐间。当问及,偌大公司怎样看待数字化进程;对方答,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审慎考虑。想来也是,类似BASF这样的化工企业,数字化的快慢,并不对其生产效率产生质的影响。即使数字化这样大的风口,如果不需要则并没必要当那头猪被风吹起来。

参观Porsche保时捷,遇到同样的问题。在祖芬豪森厂区的生产线上,我们看到大量工人。这与期望中的全自动生产线多有出入。但一旦联系到保时捷每辆车的个性化,每天260台的产量,漂亮的价格,便极其能理解大量人工(手工)的介入。“人性”色彩的加入,令每台车能够维持大众对其高价值品牌的认知。

 

-尊重历史,文化和传承-

△ BASF

△ Hengst

△ 明斯特市政府

 

在前往BASF厂区前,我们先前往了由BASF资助的明斯特漆器博物馆,了解漆器的历史渊源。在那里我们看到中国不同朝代,日本,朝鲜的珍贵藏品。现代工业化喷涂与之一脉相承。

明斯特市长的接见在市政府“和平厅”,此厅曾用于天主教与新教协商弃战,并签订和平条约,不打仗就和平在当时前所未有,颇具历史意义。“和平厅”藏品不多,除接待贵客饮酒用的金鸡樽,便是曾经修建和平厅时从地下挖出的完整手骨整枚和贵族女用绣花鞋一只。手骨据说当时挖出时,上面戴有镣铐,明显是小偷受刑被跺的手。为始终提醒世人“勤劳本分”是此手被保留展示的原因。

Hengst是总部在明斯特的家族企业,生产汽车滤清产品,至今三代。接待我们的是如今的第三代。在提到传承的问题时,“第三代”毫不避讳说,在权利交接的过程中,继承人是否具有传承精神、兴趣和能力是主要被考虑的因素。如果有多个继承人,互相的业绩竞争是不可避免的。而为避免公司经营时的决策个人化和主观性,依然会聘用外部职业经理人负责公司运营。而家族企业在大部分决策时都加入“长期性”这个维度,比如海外建立工厂时,土地的使用很少进行租用,更多是直接买下。

西方的价值观因重视人和平等,速来多“个人主义”。但在这些零散的事实段落中,我们也看到“自己”在某些时刻被放得很弱,这些有能力承担的人多多少少都背负着使命。当个人寻找到更高层面的“大义”时,之于人类社会便是不同的影响和意义。

而秦朔老师在明斯特为大家教授的《德意志精神与中国商业文明思考》时,对商业文明与企业家精神作了更深入的剖析。

-创新,共同的主题-

我们来到德国,在交流中,知道我们的德国友人同样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也许我们的文化不同,历史不同,处理具体问题的方式不同,但对人与事的美好期望却是相同的,期望可以延续,可以前进,可以在未来的路上继续绽放。

 

“创新”将是永恒的命题。

 

或许下一次,带着各自的经验,我们将会有更为深入的交流。

 

永远在路上,不停歇!